科兴疫苗3岁以上都可打,接种三针抗体可提升十倍!

继6月1日获得世界卫生组织(WHO)的“盖章认证”——列入“紧急使用清单”之后,今日,科兴又传出一个好消息。

据央视新闻,科兴董事长尹卫东在接受《新闻1+1》采访时指出,国家方面已经同意将科兴疫苗紧急使用的年龄范围扩大至3岁以上。也就是说,我国3岁-17岁年龄段的儿童也将获得新冠疫苗的接种安排。

尹卫东表示,什么时候开始启动低龄段的新冠疫苗接种,需由国家卫健委有秩序推动。据第一财经,一位消息人士透露,“目前,国家相关层面正在讨论未成年组接种策略,可能从大到小,高中、初中、小学……依次展开3-17岁人群的接种。”

尹卫东还透露,科兴最近完成的一项二期临床研究显示,已打完两针剂次的志愿者在相隔3~6个月之后接种第三针,抗体可以在一周内迅速跳到十倍,半个月后达到二十倍。但具体应何时接种加强的第三针,目前还在研究中。

科兴疫苗紧急使用年龄扩大到3岁以上

从2021年初开始,科兴集团就启动了儿童组(3-17岁)的疫苗临床研究。尹卫东介绍:“3岁-17岁接种疫苗之后,它的安全性是良好的,和18岁的成人组是一样的安全。同时,抗体水平也和成年人是一样的。安全有效性的数据,已经报到了联防联控机制和国家药监局,现在国家已经批准科兴新冠疫苗紧急使用的年龄范围扩大到3岁以上。但是疫苗什么时候在更低的年龄组使用,将由国家卫健委组织有关专家,根据中国现在疫情需要和人群构成,有秩序推动不同年龄组的疫苗使用。”

据了解,上述儿童组(3岁-17岁)研究在今年初启动了一期临床和二期临床,临床试验数据于3月12日揭盲。分析结果显示,第二剂接种后28天内,低剂量组、中剂量组和安慰剂组与疫苗有关的不良事件(不良反应)发生率分别为25.57%、29.03%和23.68%,组间发生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不良反应以轻度和中度为主,症状以接种部位疼痛为主,其他症状均未显示出疫苗组发生率高于安慰剂组的趋势,各组发热的发生率仅为4.11%-5.07%。未发生与疫苗有关的严重不良事件。

受试者接种两剂疫苗后28天,低剂量和中剂量组中和抗体阳转率分别为96.77%和100%,GMT分别为86.4和142.2。

因此,3-17岁儿童、青少年间隔28天接种两剂科兴中维新冠疫苗后,安全性和免疫原性良好,且抗体水平显著高于成人和老年人,提示新冠疫苗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效果可能优于成人和老人。后续还将继续开展新冠疫苗在这一人群中应用的相关研究,以获得更充分的安全性和免疫效果数据,为新冠疫苗向这一人群的推广提供依据。

%title插图%num
科兴克尔来福疫苗,图源:科兴官网

值得一提的是,在科兴疫苗之前,美国辉瑞疫苗已经在3月初发布了针对12-15岁人群的实验结果。目前,辉瑞疫苗已在欧盟、加拿大、美国获得紧急使用年龄范围扩大的许可,接下来可为12-15岁的未成年接种疫苗。目前,辉瑞正在进行6个月至11岁年龄段的疫苗使用研究。

目前已掌握的科学数据显示,新冠肺炎重症病例多发生在老年群体,18-60岁人群中以轻症为主。儿童群体从开始的鲜有病例,到逐步受到影响,特别是病毒变异后,对儿童群体的影响增大。

2020年12月23日,伦敦大学卫生与热带病学院发表了一篇关于最早在英国发现的B.1.1.7突变株的预印本论文。文章指出,B.1.1.7突变株比其他毒株的传播能力高出56%,儿童感染率上升是其传播能力更强的重要原因。研究者认为,这一毒株之所以传播能力更强,是因为它更易造成儿童感染。所以,儿童接种新冠疫苗获得免疫力已成为迫切需求。

接种第三针,抗体可迅速提升十倍

在《新闻1+1》的连线采访中,尹卫东还提到在两针灭活疫苗后,接种第三针,可迅速提升体内抗体水平。

尹卫东介绍,灭活疫苗在两针完成免疫以后,可在体内建立起免疫记忆。而科兴最近已完成的一项二期临床研究显示,打完两针剂次的志愿者,在间隔3~6个月之后接种第三针,抗体可以迅速地在一周内跳到十倍,半个月就可以达到二十倍。

但两针疫苗的持续保护效果有多长还需要在真实世界研究过程中观察。就目前国内情况来讲,完成两针免疫是对所有公众最重要的工作。至于什么时候需要第三针,也需要进一步研究。尹卫东表示,研究人员会在半年到一年内进行详细的研究测试,再给出什么时候加强第三针的建议。

视频来源:央视新闻

疫苗有效保护期过后,可以补打不同厂家不同品种的新冠疫苗吗?对此,尹卫东表示,从科学研究来讲,这叫续贯研究,会把不同厂家不同品种的疫苗进行不同针次的免疫,多数由各国研究机构、使用机构进行。现在的研究结果并不多,预计可能半年、一年之后会有更多结果揭示出来。

所以还是建议公众在政府接种的引导下,有序地按照现有要求进行接种,也许在未来会有研究结果表明可以接受不同的疫苗,或者是替换接种。

疫苗保护率不能100%?

高福:卡脑子的问题大于卡脖子

昨日下午,在浦江创新论坛全球健康与发展论坛中,围绕“疫苗和全球健康”的议题,中国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进行了主旨演讲,介绍全球疫苗研发进程。

“我们一直坚持向科学要答案。”高福说,研究表明,新冠病毒是第7个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此前还发现过四种感冒样冠状病毒和大家都知道的SARS病毒、MERS病毒,这意味着,冠状病毒一直伴随人类。

“疫苗是控制新冠流行的法宝,是恢复经济生产的强心针,和维护社会发展的稳定剂。”高福提出,过往对乙肝、天花、水痘等疾病的控制,还是坚持“苗苗苗”,希望大家把疫苗打起来。

同时,高福表示,世界如果不共享疫苗,病毒将共享世界,全世界共享疫苗应该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他表示,目前疫苗类型基本分为7种,全球新冠疫苗的研发中,21款疫苗正在进行或已经完成临床三期,根据WHO要求,疫苗要不低于70%的保护效力,至少具有50%的估计值。

疫苗的保护效力不能到100%吗?对于这个问题,高福院士表示,现在是卡脑子的问题大于卡脖子的问题,50%的保护率已经很好了,科学家已经很努力了!他呼吁青年人,“远离过去的免疫学理论,开始思考我们怎么能做出更好的东西。”“mRNA疫苗的研发成功让我们有无限遐想的空间,也给了中国在全世界疫苗学领域弯道超车的机会。”

高福介绍,尽管病毒一直在变异,但是疫苗依旧能够提供最基本的保护,可以实现防重症防死亡。目前国内有5款疫苗正在使用或紧急使用中,中国正稳步推进各类人群接种,中国接种策略目前面临的挑战是:需要获得更多疫苗特性证据;加快对60岁及以上及慢性病人群的保护效力;在后疫苗时代疫情防控挑战中关注对通用冠状病毒疫苗(能够同时保护新冠病毒原型毒及其关切突变株的疫苗)的研究。

来源:21新健康综合自:央视新闻、新闻1+1、第一财经、金十数据、财联社、澎湃新闻、经济观察报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