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得99.5分还被“鸡”出癔症,究竟是谁病了?

这一家子,究竟谁病了?

“高分啊,名校啊,出人头地啊,你从来没想过孩子到底能不能顶得住?”热播剧《小舍得》中,学霸子悠不堪学业压力,被母亲“鸡娃”鸡到抑郁。父亲颜鹏忍无可忍终于发出愤怒的嘶吼。

%title插图%num

该被现实喊醒的,岂止是剧中的田雨岚?

杭州10岁男孩小飞,就是高压教育的典型受害者。据报道,四年级的小飞,家庭环境压抑,一边是鸡娃母亲,一边是强势父亲。没考第一名,就会遭到批评,“怎么才99.5分,还有0.5分被你吃了吗?”这是父母斥责他时常说的话。

面对写不完的作业,小飞如同雏鸟,被折断了双翼。一提起作业,他就会出现浑身抽搐、倒地不起的症状,送医后被诊断为分离(转换)性障碍,即俗称的癔症或歇斯底里症。一个让人吐槽无力的细节是,孩子住院治疗期间,小飞父母还不忘“加码”——母亲抽查九九乘法表,父亲更希望治疗后能立即康复。

如此怪诞的一幕,不禁让人追问,这一家子,究竟谁病了?表面看,患上癔症的是孩子,实则病根还在父母。

现实生活中,环顾四周其实不难发现,教育焦虑确实让很多家庭“病魔缠身”——精确到分的补课日程表,剥夺了童年乐趣;SA(上岸)、ZZP(早早培)、IB(国际预科)……家长群里满屏的培训班黑话,背后是一颗颗蒙眼狂奔的功利心。甚至还有人爆料,女同事给刚满2岁的孩子,报了《领导力培养》早教课。问及原因,言之凿凿,“我不为了孩子能领导谁,就是我的孩子不能被别人家孩子给领导了。”

殊不知,家长的焦虑内卷,伤得最重的还是孩子。亲子关系,本该是世间最纯粹的利他主义。但现实中,又有多少父母,打着“为你好”的旗号,把小小年纪的孩子当成了予求予取的工具?

不容否认,这些家庭为教育付出了巨大的成本,集“六个钱包”之力购置蜗居学区房、牺牲自我与孩子深度捆绑,甚至全身心投入到“鸡娃”式教育……然而,付出的目的呢,难道只是把孩子视为没有感情的学习工具?

近年来,青少年抑郁比例逐年攀升。据《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显示,2020年青少年抑郁检出率为24.6%,其中重度抑郁为7.4%,检出率随着年级的升高而升高。一组组冰冷的数字背后,有多少孩子是被“鸡”到生病?又有多少家庭深陷起跑线焦虑,病入膏肓而不自知?

时代“空心病”、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恐惧……短期来看,这一切尚没有治愈良药。但是,找寻药方,需要全社会共同求索,不该层层传递,让未成年的孩子来承担所有压力。为人父母,当有自持的定力,别让焦虑的代际传递,养出被“压垮的一代”。

罗曼·罗兰说过,世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家长们也该清醒清醒了,孩子不是成年人手中的提线木偶,别再用高压教育透支了孩子成长的动力。

来源:红星新闻 作者:特约评论员 白晶晶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