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银川马拉松赛将于30日开赛 已建立赛事熔断机制 央视:勿忘初心

中新网银川5月24日电 (记者 杨迪)记者在24日举行的2021“丝绸之路”宁夏·银川马拉松赛(以下简称银川马拉松赛)新闻发布会上获悉,该赛事将于5月30日上午7点鸣枪开跑。

%title插图%num

本次银川马拉松赛共设马拉松、半程马拉松、欢乐跑、家庭跑4个项目,目前报名选手共计15000名,参赛人员全部通过了资格审查。

全程马拉松从银川市人民广场西路出发,途经亲水体育中心、宁夏博物馆、海宝公园、团结路、花博园等银川地标性建筑,终点回到广场西路。在全程赛段中另设半程马拉松线路(21.0975公里)、欢乐跑线路(约3.6公里)和家庭跑线路(约3.9公里)。

据了解,为确保比赛安全顺利进行,赛事主办方已建立赛事熔断机制。

银川市体育局局长陆斌介绍,截至目前,银川马拉松赛已投入安保人员4182名,赛事及医疗救助志愿者1832名,配备专业医疗技术人员300名,裁判员180名,赛事工作人员277名,市政、园林、住建等赛事环境保障服务人员1200名,计划总投入各类服务人员7971人,与跑者比例为0.56:1,并对突遇极端天气、发生地震等情况做了充足的应急预案安全保障。

据介绍,银川马拉松赛已举办三届,2020年被中国田协评定为银牌赛事,并连续两届获评“最美赛道特色赛事”,该赛事同时也是宁夏A级赛事品牌。

延伸阅读

央视网评“白银马拉松事件”:跑再远也勿忘运动初心

5月22日,无疑是中国超马圈的“至暗时刻”——在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马拉松中,包括超马圈领军人物梁晶、残运会冠军黄关军在内的21名选手遇难。这是迄今为止国内马拉松赛事中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很多人悲痛难抑。

越痛,越要痛定思痛。这起悲剧,让大家对马拉松这一极限运动有了更为深入的认知,并带给社会更多思考——我们跑得再远,也别忘了“安全是最终终点”。

近年来,马拉松大热,赛事场次井喷,参与人数剧增。来自中国田径协会的数据显示,在疫情之前的2019年,全国范围内共举办马拉松赛事达2185场,规模赛事1828场,认证赛事场均规模11874人。

马拉松正在从一项极为小众化的运动向大众化健身项目发展,还跟“中产生活方式”进行了绑定。

“马拉松热”是文化现象也是经济现象,有其必然性。但无论是此前的代跑丑闻、百人抄近道作弊事件、“递旗”风波,还是这次的悲剧,都给一路狂奔的马拉松经济敲了警钟——马拉松赛事再火爆,也别背离了“运动”的初心。

这份初心就涵括了对生命的敬畏心、对专业的虔诚心,它可以内缩为“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的自觉,也可以外扩为“健康账要优先于经济账”的算法。

在此次悲剧中,尽管事故是因“局部地区天气突变”而起,但赛事举办方的准备不足、应对不力、预案不到位等问题,都成了舆论质疑的靶心。

同时,这一悲剧也给普罗大众提了醒,“极限运动”是马拉松的原色,跑马拉松的健康风险不容低估:人在跑马拉松过程中,体内激素会突然升高,交感神经极度兴奋,很可能诱发室颤、室速等恶性心律失常,若超过人体耐受程度,就有可能导致猝死。

不止如此,过度的运动和不科学的训练往往会给膝关节等器官造成伤害。有些马拉松比赛,受伤比例相当高,如2016年3月的清远马拉松比赛,2万参赛者里就有1.2万人受伤。

运动的目的是强身健体,不宜把手段当目的。现实中,有些人被“跑步是种修行”“跑马拉松是一场自己对自己的战争”式箴言感召着,却忽略了自身条件是否符合这一极限运动的要求。若是被神圣化自我赋义牵引着“No can也要up”、盲目地冲上去,很可能事与愿违。

不是每个人都适合马拉松等极限运动。过硬的身体条件与完备的防护措施,是起码的“入场券”。#5人被困秦岭一人出现失温情况#

没有哪项运动、哪场比赛,该成为“绝命之旅”。

如今,这起悲剧留下的生命拷问,让国内马拉松赛事走到了新十字路口。接下来,这一运动要想跑得更远、跑得更稳,专业化运作、职业化参与都该成为标配,安全的底线更应牢牢守住。

来源:中国新闻网、央视网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