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松越野赛21死事故,中纪委/国家体育总局发声

5月22日,甘肃白银马拉松越野赛遭遇极端天气,21名参赛人员不幸遇难。这其中,有中国超马记录保持者梁晶,残运会冠军黄关军,还有深圳名将吴攀荣。

%title插图%num

中国超马记录保持者梁晶:是“梁神”也是大胃王

南都此前报道,5月22日上午, 2021(第四届)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暨乡村振兴健康跑在黄河石林景区举行,共有近万人参加比赛和健康跑。其中172名参赛人员参加了百公里越野赛。当天13时左右,百公里越野赛高海拔赛段20公里—31公里处受突变极端天气影响,局地出现冰雹、冻雨、大风灾害性天气,气温骤降,参赛人员出现身体不适、失温等情况,部分参赛人员失联。

国内越野跑知名选手梁晶在此次比赛中不幸遇难,梁晶是安徽选手,曾参加过多场马拉松比赛,并获得冠军。梁晶的一名同乡告诉南都记者,他为人老实诚恳,待人真诚,全村人都以他在超马圈里的成绩为荣。

公开资料显示,梁晶是中国多项超马记录的保持者,在跑马圈内被称为“梁神”。从业余选手出发成为职业马拉松运动员的数年间,梁晶频频斩获奖项刷新记录。

2014年,梁晶参加福州12小时耐力跑,获得亚军;同年,梁晶参加首届济南12小时超级马拉松赛,以149.51公里的成绩夺冠,并打破了中国12小时超马纪录。

2015年,梁晶正式辞去工作,成为职业选手,此后,梁晶夺得多项超级马拉松赛事的冠军。

2020年,梁晶在接受采访时称,超级马拉松给了他不一样的人生,辞职跑超马是为自己喜欢的东西而活,他做了十年规划,力争跑到40岁。

如今,梁晶的离世,引发国内马拉松跑圈的沉痛哀悼,有网友历数本次参赛选手,称痛失21名马拉松选手的今日可被称为是中国越野跑最黑暗的一天。

网友果果(化名)是梁晶的一名同乡,后者也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家哥哥”。她告诉南都记者,梁晶为人老实诚恳,待人真诚,全村人都以他在超马圈里的成绩为荣。

南都记者了解到,就在赛前,5月22日8时20分,梁晶还曾发朋友圈称“风大”。当时,他在朋友圈里写道:这个风有些大,第二次比赛中遇见沙尘暴,第一次是在戈壁大帐篷里面,一些小石头都飞起来了,沙子都吹进来了,然后半夜狂风大作,工人加固根基。

“人生贵在坚持,吃饭也是。”在短视频账号中,梁晶自称“跑步中干饭最快的选手”,“没有什么是干饭解决不了的”。作为速食圈中级爱好者,在跑超马、越野的间隙梁晶靠着速食、干饭拿下了十场大胃王比赛的七场冠军,还为了锻炼速食特意办了面包房的会员卡。在短视频平台,梁晶还常和网友分享跑马越野的心得和训练要点。

今年31岁的梁晶有一个两岁的女儿,他曾称,“跑越野就是给女儿赚奶粉钱”。4月21日,江南168公里的比赛,梁晶还带女儿到了现场。在这条视频里,他戏称,“父女俩一个第一、一个倒数第一”。

%title插图%num

跑友追忆遇难的深圳名将吴攀荣:谦虚好沟通

深圳马拉松名将吴攀荣的跑友阿文告诉南都记者,自己是从跑友群中得知吴攀荣遇难消息的。吴攀荣为人谦虚、好沟通,他感到很惋惜。

5月23日,南都记者联系上了曾与吴攀荣在无锡马拉松一起比赛的跑友阿文。阿文表示,自己与吴攀荣在无锡结识,共同从无锡马拉松的A+区出发,他跑得很快,为人也非常谦虚、好沟通。对于跑友的遇难,他表示惋惜。“天妒英才,对于主办方我没有什么发言权,天气原因谁都无法抗拒,为他祈福!”

南都记者从吴攀荣个人视频账号中了解到,吴攀荣2015年11月开始跑马,他的个人全马PB(个人最好成绩),是2021年4月11日在无锡国际马拉松跑出的2小时29分45秒,个人半马PB是在深圳国际马拉松中创造的,为1小时13分24秒。

南都记者还了解到,2016年12月,在深圳国际马拉松中,吴攀荣和 “东林苑飞虎队”的队友一起夺得团体冠军。2018年10月21日,在泰宁环大金湖世界华人山地马拉松赛中,吴攀荣斩获铜牌。2019年,宁波山地马拉松,吴攀荣以2小时57分19秒夺得第三。2021年5月15日,在韶关举行的“2021丹霞100跑山赛”中,吴攀荣获得30公里挑战组男子组季军。

吴攀荣在个人视频账号中更新的最后一条状态写到,“10年前,在这里干工地,10年后,这里是我人生首100,在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希望会有奇迹!”

%title插图%num

残运会冠军黄关军曾提前去看赛道

一位与残运会冠军黄关军认识多年的跑友安女士告诉南都记者,同行的伙伴向其确认黄关军遇难。安女士表示,赛前黄关军“状态很好,专门提前了几天去,熟悉了赛道”,并曾计划10小时左右完赛。

“坏消息,我弟娃回不来了”。5月23日12时许,与黄关军认识多年的跑友安女士告诉南都记者,黄关军与自己亲如姐弟,此次与黄关军同行的伙伴确认其遇难。据安女士回忆,赛前黄关军“状态很好,专门提前了几天去,熟悉了赛道。昨天(22日)早上比赛前还和我聊天了,他很有信心的,计划10个小时左右完赛。”

对于黄关军的后事,安女士告诉南都记者,“伙伴们说组委会会通知家属,等他们去甘肃把我弟娃带回来后,我们再去他家里(送他)。”

当地媒体曾报道称,黄关军来自绵阳北川,因一岁半时生病打针失误,不幸成为听力残障人。由于对马拉松运动情有独钟,多年来,他一直坚持每天跑步十多公里。黄关军曾表示,因为不能说话、不能听到声音,十余年来,跑步仿佛成为他生活的一种信仰。

公开资料显示,黄关军曾于2018年参加全国残疾人田径锦标赛,获得10000米项目的冠军。2019年,在全国第十届残运会暨第七届特奥会田径项目马拉松比赛中,黄关军以2小时38分29秒的成绩夺得男子全程马拉松听力障碍组冠军。

“我的理想是能跑出一个好成绩,有机会去国外参加马拉松比赛,看看国外的情况。”2014年,27岁的黄关军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在纸上写道。

牧羊人连救六名选手

“由衷感谢朋友们的关心,5月22日甘肃黄河石林百公里马拉松遭遇恶劣天气,起雾、下雨、冰雹、下雪,自救都困难,感谢跑友救了我一条命,感受到了当地村民和组委会热心和帮助,在此感谢大家,我安全了,谢谢大家关心!”2021年5月23日上午7时,“小晏香香”(微信名)在朋友圈里发布了这条信息,告诉朋友自己平安。她是参加2021(第四届)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的参赛者。

中国青年报记者辗转联系上“小晏香香”。

回顾这段经历,她用“死里逃生”来形容。她是一名医务工作者,此前已经参加过3次100公里山地越野赛,来甘肃白银景泰参加比赛前还在朋友圈写下“征战黄马,问鼎石林,安全完赛”的目标。

作为较有经验的越野者,为了这次比赛,她准备了充足的物资,包括冲锋衣、葡萄糖,还有钾片等药品。她唯一担心的是,“防晒做不好,可能会中暑”。

突如其来的极端天气在“小晏香香”的计划之外。她回忆,参赛前,天气预报是“气温18摄氏度左右,小雨”,她判断这是特别适合跑步的天气。

天气是突然改变的。另一位跑友“流落南方”回忆,“22日早上,风和日丽,阳光甚好,坐摆渡车去起点之前甚至还有一丝暖意,但下摆渡车的那一刻,天色转阴,随即起风,风力有四五级的样子。体感温度瞬间降低,开枪前跑了两公里热身,却出现身上没有热起来的情况。9点整比赛开始时,风力有增无减,面对长下坡,不知道有多少人帽子直接被吹飞,又停下来返回捡帽子。到CP2之前,大概十点半前后,开始下起了雨,过了CP2之后,出现逆风,风力已经加大到七八级,雨更密了,风裹挟着雨点打到脸上,像密集的子弹打过来一样疼。眼镜被雨水糊住,眼睛睁不开,只能眯着缝儿,视线受到严重影响。”

这也阻挡了“小晏香香”前进的步伐。虽然穿了长袖、长裤、冲锋衣,但较高海拔地区偏低的温度,以及大风、冰雹的到来还是让她无法站立。

同行跑友“可乐”拉住了她,两人共同抵挡大风。陆续,又有其他3位跑友和他们汇合到了一起。但糟糕的是,这时手机信号中断了。这个小队伍中,男士在前方探路,直到他们发现了一个窑洞。

此时,景泰县常生村村民朱克铭正在窑洞避雨。今年49岁的他是一名牧羊人,5月22日上午9时,天上刮着大风,但羊要吃草,朱克铭还是像往常一样去山顶放羊。他知道今天景区要办比赛,他喜欢热闹,也想去现场看看。

10点多,天开始下雨,气温越来越低。在当地一个被称作朱家窑的地方,朱克铭停下来,去了以前生产队用过的窑洞。他总在那一片区域放羊,之前还在窑洞里放了衣服、被褥和干粮。

朱克铭先是听到了求助声,循声走出窑洞,他看到一群越野赛选手中有一位已经在抽搐。他把大伙带到窑洞,又生起了几堆火。

朱克铭随后跑到了有信号的地方,拨打了景区的救援热线。等候期间,他多次到窑洞外去观望,“看看救援队走到哪了。”

“前边有一团东西看不清楚。”眺望时,他发现有新情况。这时,有恢复体力的选手和他一起外出辨认。“那团东西”是一名已经失温倒地的选手。大家忙着把他抬进了窑洞。

“脱了衣服、盖上被子、和火保持一定距离慢慢烘烤””小晏香香”记得这些救援步骤,但她很自责,自己当时太虚弱了,即便身为医务工作者也没能帮上什么忙。好在抢救及时,最终,这名选手化险为夷。

窑洞中的六名选手经过休息,体力渐渐恢复。

与此同时,救援人员也抵达了窑洞所在地,将六名选手带往安全地点。

“连摩托车都上不来,救援人员都是连走带爬。”“小宴香香”告诉记者,返程路上,他们才得知其他被困的选手分散在不同的地方,救援正在紧张进行。

回到出发地的大巴车上,需要先步行,再坐越野车。“一路上,看到很多村民带着被子来帮我们,真的很让人感动。”另一位网名叫“雪”的选手告诉中青报记者。

5月22日深夜11时左右,几名获救者返回酒店。他们要了朱克铭的联系方式,想之后感谢他。

朱克铭觉得自己没有做什么,“任何人在那种情况下都会这样做的。”

中纪委发文:生命的警示

 

5月23日,一则噩耗令人震惊。就在前一天上午,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黄河石林景区,当地举行的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遭遇冰雹冻雨等极端天气,172人参赛,21人遇难。一场比赛竟有超过10%的选手遇难,其中包括多位国内马拉松赛事的顶尖选手。

 

从目前通报的情况来看,极端天气导致气温骤降使得选手失温、失联,不幸遇难。这是一起因局部地区天气突变发生的公共安全事件。甘肃省委省政府已成立事件调查组,正在进行深入调查。事件具体原因和相关责任必须彻查,给遇难者和公众一个交代。同时,就此失去的21条鲜活生命,也必须引起方方面面足够的警示!

 

极端天气出现不可控,但高风险运动项目管理监督不能失控。作为专业程度要求极高的极限运动赛事,这场比赛各项组织工作是否达标,必要的安全保障是否到位?赛事举办地,地形复杂、海拔较高、天气变化多端,仅靠简单气温、风力预报是否足够?是否有山区赛道天气变化的即时通报和研判、预警机制?比赛中途出现恶劣天气后,能否及时叫停比赛,让后续损失程度最大可能降低?这些都是人们的追问。

 

挑战极限的越野赛事,安全管理是头等大事,理应严之又严,细之又细。据有山地越野运动经验的网友说,在山地马拉松赛事中,冲锋衣等保暖装备一般都是“强制装备”,必须经过严格检查,保证运动员随身携带后才能允许其参赛。然而在这场西北高海拔山区赛事中,冲锋衣仅仅是“建议装备”,赛前对保温毯等强制装备的检查也并不充分。还有参赛者反映,在事发赛段,有区域是“无人区”,车辆无法通行,救援力量难以快速抵达,补给点也没有足够的物资供应。这样的越野赛道设计是否合理,是否慎重,救援设施与组织力量,能否满足安全保障要求,需要进一步核实给出答案。

 

近年来,全国各地各项马拉松赛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山地越野马拉松方兴未艾。一些地方看中举办赛事的宣传效应,加上能够拉动区域消费,收取企业赞助费、广告费,打造旅游品牌等因素,纷纷热衷办赛。然而,一些赛事往往只盯着经济效益,不愿意在服务和安全上多投入。有的承办企业根本不具备组织高风险体育赛事的资格和能力,只重视设置高额奖金等奖项吸引选手参赛,急功近利。一些地方政府相关部门在指导与监督上不想管或不会管,有的甚至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极易导致发生安全事故。

 

21条生命的消逝,是多么惨痛的代价!对于个体而言,再多的遗憾与追悔,也无法让他们复生。然而为了今后更多人的安全,避免这样的悲剧再发生,反思和追问是绝对必要的。

挑战极限,超越自我,是很多体育爱好者的追求,但不能让极限运动成为盲目的生命冒险。崇尚体育精神,首先是要对体育、自然和生命有敬畏之心,科学办赛,科学参赛。生命如此宝贵,来不得半点侥幸心理,来不得对安全的轻慢与疏忽。

撰文:聂新鑫

 

国家体育总局:组织力量协助甘肃开展救援和处置工作

 

针对近一段时间以来,体育系统安全形势严峻,多个体育项目活动发生安全事故,导致人员伤亡,尤其是甘肃白银市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公共安全事件,国家体育总局5月23日晚紧急召开“全国体育系统加强赛事安全管理工作会议”,进一步压实体育系统的赛事安全管理工作,不断完善体育领域安全风险防控制度和举措。

 

国家体育总局表示,已经安排第一时间与甘肃方面进行沟通,详细了解事故情况,组织力量赶赴甘肃协助当地开展救援和处置工作。

 

体育赛事作为体育工作的重点和群众关注的热点、焦点,同时也是各类事故隐患和安全风险交织叠加、易发多发的环节,做好赛事安全管理工作不容有失,要牢牢守住安全发展这条底线。随着体育领域改革发展的深入,人民群众参与体育运动的热情持续高涨,放管服改革对监管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原有的以行政管理体系为主导的管理模式难以适应新形势下监管任务要求,工作中存在一些问题和不足。

 

国家体育总局要求,要抓好重大赛事安全管理工作,各部门各单位要切实负起安全生产工作主体责任,要有针对性地制定安全工作方案和应急预案,建立“熔断机制”。进一步落实“党政同责、一岗双责、齐抓共管、失职追责”的安全生产工作要求,在日常工作中坚持底线思维,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作为头等大事抓紧抓好。强化体育赛事风险评估。进一步强化行业管理责任,切实提高体育行业安全管理工作水平。

来源:南方都市报、中国青年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央视新闻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