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市救助管理站站长刘海涛:像对待亲人一样对待流浪人员

2月8日一大早,城市刚刚苏醒,河北省邯郸市救助管理站的巡逻车已经绕城走了30公里。城乡接合部、桥梁涵洞、建筑工地……每到重点地段,他们都要下车细细搜寻。

在这群人中,有一名头发已花白的80后尤为显眼,他的脸上总是洋溢着亲切的笑容,眼神中透着满满的关爱。每每见到流浪人员,他总是温和耐心地劝说他们,到站里躲一躲寒冷,吃一口热饭。

他就是邯郸市救助管理站站长刘海涛,一名与流浪人员打了6年交道、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人对待,送数千名流浪者回家的救助人员。

用真心打开流浪人员心扉

2月4日15时,交警护送一位在火车站附近徘徊的老汉来到救助站。老汉衣服脏乱,左腿行动不便,说话也有些模糊不清。

耐心细致的询问,模糊不清的回答,二十分钟后,刘海涛收集到了老汉的基本信息。幸运的是,这位老汉提供的信息大致正确。凭借这些信息,刘海涛和永年区民政部门联系后,很快找到了老人的家。

与流浪人员“聊家常”是刘海涛的一项重要工作,但像今天这样还算是“顺利”的交流并不是常态。

刘海涛2015年来到救助站工作,这些年遇到的流浪人员,有些有精神疾病,有些有智力障碍,还有一些由于长期孤独和流离失所,性情古怪。他们其中多数人胆小、多疑、内心封闭,不愿与人交流。

“流浪人员是社会弱势群体,想要做好救助工作,需要用真心打开他们的心扉,用耐心帮他们找到回家的路。”说到这里,刘海涛想起了“小月”。

“小月”是救助站中一位长期滞留的老人,也是一位阿尔兹海默症患者,自从2015年进站接受救助后,她一直说不出自己的真实姓名和地址。

为了能帮助老人找到家,与亲人团聚,刘海涛做了大量工作:登报寻人、推送寻亲信息等等,但都没有结果。

为了得到更多有关“小月”家的信息,每天瞅准老人开心的时候,刘海涛总要趁机和老人聊几句。

“今天怎么样啊?”“你是哪里人啊?”“你家里有谁啊?”……

没有固定的聊天内容,却是一贯的耐心温和。终于在2019年6月的一天,老人说出了“青岛”两个字。

刘海涛迅速安排工作人员与青岛市救助站对接,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查到老人户籍地址是青岛市,没有儿女,唯一的亲人是她的哥哥。确定身份信息后,他和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将老人护送至青岛市救助管理站。

帮在救助站滞留4年多的“小月”成功寻亲,让刘海涛备受鼓舞,“这件事让我感觉到,之前的努力都没有白费。要想做好救助工作,就要像对待亲人一样对待流浪人员,不放弃每个可能帮助到他们的细节。”

千方百计帮流浪人员回家

这两年,救助站变得冷清了。

“现在,救助站里‘常住人口’就三四个。2017年以前可不是这样,那时候站里最多同时住过五六十人呢。”邯郸市救助管理站办公室主任于捍东说。

这背后,是刘海涛和同事们的不懈努力。

为了能及时发现流浪乞讨人员,让他们少受罪,刘海涛和工作人员在邯郸市区所有主干道地名标牌下安装了救助导向牌,上面详细标出了救助站的地址,以及救助电话;

为了提高寻亲效率,刘海涛和工作人员积极与公安部门沟通,建立了流浪乞讨人员身份快速查询机制和滞留人员身份查询长效机制,通过采集DNA、人脸识别等技术手段帮流浪人员找亲人;

为了让长期滞留的流浪人员能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家,刘海涛带领救助站工作人员,按照长期滞留人员落户安置办法,为滞留超过三个月的流浪人员办理落户安置手续,安置在邯郸市社会福利院集中照料。

2015年到2017年,三年间,他和同事们累计帮助1200余名身份信息缺失的受助人员回归家庭。

2018年、2020年,两年里,他和同事们累计为50名无法查明身份信息,且滞留超过三个月的流浪乞讨人员办理了落户手续,集中安置到邯郸市社会福利院进行照料,使他们成为了邯郸市的“新市民”。

“每个流浪者都曾有家,我们能做的,就是尽最大可能,让离散者归家。而对于少数无家可回的流浪人员来说,我们则尽可能给他们创造家的温暖。”刘海涛说。

年关将近,春节排班表上,年三十儿那天写着刘海涛的名字。自从他当了站长后,年三十儿就一直在站里过的。

每年过年,刘海涛都会给流浪人员煮饺子,贴春联,贴福字。“过年就图个高兴,站里人一起吃个热闹的团圆饭,饭后我们还会组织大家一起看春晚。”刘海涛说。

6年来,刘海涛没陪妻儿父母过一次除夕,但他并不遗憾,“在我心里,这些流浪人员也是我的家人,能陪他们过年也挺好!”

来源:河北日报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