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峰即将进入盛花期!为什么杭州人一定要到灵峰去探梅?

梅,在中国人眼里是传春报喜的吉祥物。春节期间去赏梅,最喜庆不过。

在杭州赏梅,灵峰探梅是必到的一站。这两天,枝头花团锦簇,一树树梅花已经开得很热闹。杭州植物园工作人员估摸着,盛花期就在春节期间。

%title插图%num

那么,为什么杭州人会对这里的梅花如此情有独钟?关于灵峰探梅的历史,你知道吗?

灵峰探梅景区位于灵峰山东南麓,占地15.1公顷,重建开放于1988年,是西湖三大赏梅胜地之一。

灵峰,在宋代以前曾称为“鹫峰”,在西湖之北、西溪之南、青芝坞西,出杭城钱塘门九里,距西湖四里。

这里最早闻名于世的,不是梅花,而是寺庙。

最开始,1600年前,天竺僧人慧理将佛教带来杭州,在飞来峰左右连建“灵隐”“灵峰”等五寺。

晋开运年间(944年-946年),吴越王在这里建了“鹫峰禅院”;北宋治平二年,宋英宗又改赐额“灵峰寺”。

苏东坡在杭州做父母官的时候,就很爱游览灵峰寺,曾留下题壁诗:“灵峰山下宝陀寺,白发东坡又到来,前世德云今我是,依稀犹记妙高台。”

后来,灵峰寺的香火越来越旺,成为当时杭州名刹之一,宋时以北山灵峰寺为北天竺,与灵隐西天竺相呼应。只不过,灵隐寺一直香火炽盛,而灵峰寺则时废时兴。

灵峰自古是幽僻之区,石径盘旋,松篁夹道,奇峰突兀,寺中素有翠微阁、眠云堂、洗钵池、妙高台诸胜传于世。

南宋建都杭州,使杭州的政治、经济、文化都得到空前的发展,种梅、赏梅和品茗也是那个时候最为鼎盛。南宋时,杭州有丰富的赏梅活动,时人张镃(功甫)于绍熙五年(1194年)曾撰写《梅品》,是一本赏梅指南,专门告诉人们如何欣赏梅花。

那时,梅花种植范围逐渐从孤山、吴山向西湖周围扩展,文人雅士一路踏雪寻梅。到了宋、明时期西湖梅花的种植范围已经逐渐扩展到了灵峰附近,而真正意义上的灵峰首次种梅被确定在道光年间。

清道光年间,镇守杭州的副都统固庆将军,喜爱游山玩水,特别钟爱灵峰的幽雅,便拨资重修寺院,并在寺中立石碑《重修西湖北山灵峰寺碑记》,如今这块石碑还矗立在灵峰探梅景区的掬月亭内。除此之外,固庆还办了一桩美事,就是在灵峰开始主持种梅,史称“植梅百株”。

几年后,梅树已蔚然成林。从此,梅花与灵峰也就结下不解之缘。固庆也被后人视为灵峰种梅的第一人。

在他之后,又有一位对灵峰梅花的痴情人,叫周庆云,是民国湖州南浔的儒商。宣统元年(1909年),周庆云游灵峰,机缘巧合之下,在寺僧莲溪处看到了一卷《灵峰探梅图》。

这卷《灵峰探梅图》可不简单,它让灵峰梅花声名鹊起,并对以后产生深远影响。用现在的话说,这幅画将“灵峰梅花”送上热搜榜,彻底走红。

画的是什么内容?它记录了灵峰寺的一场雅集。

时间倒回至清咸丰九年(1859年)元宵节后二日,杭州人陆小石邀请杨振藩、陈觉翁、汪铁樵、高饮江、罗镜泉、魏滋伯、诺庵等18个志同道合的文艺圈朋友,一道在灵峰寺小聚,由杨振藩绘水墨山水,何方谷题“灵峰探梅图”五字,其他人都有题咏。后来,这卷《灵峰探梅图》广为流传,文人雅士多在其上题咏,其中最著名的是晚晴政治家、书法家翁同龢的诗:“萧萧寥寥咸丰春,落落莫莫灵峰人。探梅再游常事耳,伤哉浩劫沧江濒。”

好景不长,咸丰十年(1860年)和十一年(1861年),杭州先后两次被太平军攻破,灵峰的梅花也被毁于战火,幸而《灵峰探梅图》被保存了下来,后来才得以被周庆云所见。

周庆云立即就补植了300株梅花,这件事在湖州文人沈中的《灵峰补梅记》中做了详细记载:周庆云在灵峰寺外灵峰亭以至半山来鹤亭,补种梅花三百株,又营造了“补梅庵”。起屋时,在庵右掘地得泉,这就是“韵泉”琴铭上提及的“掬月泉”。如今掬月泉尚存,泉壁之上嵌有一碑,篆书铭文:“宣统二年,乌程周庆云灵峰山中起屋得泉,清宁容月,恍若可掬,爰作兹名,以谂来游。”这块《灵峰补梅记》刻石现存杭州植物园陈列室。

灵峰补梅后,周庆云还曾仿前人的《灵峰探梅图》描绘了一卷《灵峰补梅图》,吴昌硕为此题篆书“灵峰补梅图”五字。其间,他不时约文友举行雅集,制图吟咏。从此以后灵峰梅花的影响日益扩大,成为清末至民国时期杭州著名的赏梅景点。

民国年间,灵峰寺因地处偏僻,香火不盛,梅树亦因僧人无心料理,日见衰败。抗日战争杭州沦陷时,灵峰寺坍毁,僧侣星散,梅林更为凋零。至1950年初,仅存断墙残壁与洗钵池、掬月泉、来鹤亭。

20世纪70年代,灵峰划归杭州植物园管辖。1986年重新扩建灵峰探梅景区,历时两年,于1988年2月,梅花盛开之际重新对外开放。那时景区共收集梅花品种群11个,品种100余个,5000余株;种植蜡梅40余个品种,1200余丛。

1992年,灵峰景区又新建蜡梅园,占地1公顷,与梅花形成“二梅”争艳之景。

来源:都市快报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