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市长忏悔:“我在八小时之外没有健康的爱好”

禤(xuan)甲军,男,1963年3月出生,1982年7月参加工作,198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兴业县委副书记、县长,陆川县委书记,玉林市委常委、博白县委书记,玉林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副市长。

2019年11月19日,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监委对禤甲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11月22日对其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6月9日,经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自治区党委批准,给予禤甲军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2020年7月21日,经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广西来宾市人民检察院以禤甲军犯受贿罪向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20年12月9日,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认定禤甲军犯受贿罪,受贿数额917.6629万元,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00万元。禤甲军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一周后,禤甲军的弟弟禤兵,因与禤甲军共同受贿211.5万元,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

仕途太顺“飘起来”,三观扭曲“倒下去”

正确的权力观,是党员干部保持本色的“护身符”,也是从政履职的“导航仪”。手中的权力怎么用?是兢兢业业为民谋福利,还是以权谋私趁机捞一把?疏于党性锤炼、丧失理想信念的禤甲军最终选择了后者,自此走上一条不归路。

禤甲军是农家子弟,家中兄弟姐妹共5人,由于家境贫寒,小时候经常吃不饱、穿不暖。据禤甲军回忆,那时他在上学路上丢了一支不足一毛钱的竹竿圆珠笔,都要兜兜转转找大半天,直至把笔找回来。

正是“少时贫”的经历磨砺了禤甲军不言放弃的性格。他深知读书改变命运的道理,通过寒窗苦读考上了师范学校。毕业后,禤甲军“鲤鱼跃龙门”,实现了农家子弟“农转非”、吃公家粮的梦想,当上一名中学历史教师。两年后禤甲军由于表现突出,被调到了广西北流团市委工作,走上从政道路。

在组织的培养下,禤甲军先后在广西县域经济排名前十的两个大县担任县委书记,一步步成长为副厅级领导干部。

禤甲军坦言,是艰难的成长环境磨砺了他,是良好的家风家教造就了他,是组织的关怀培养成就了他。这一切他本应珍惜,将其作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动力。然而,随着职务升迁,禤甲军内心慢慢膨胀,理想信念开始滑坡。他自我剖析道:“回顾我从政以来走过的路,一句话便可概括——仕途太顺‘飘起来’,三观扭曲‘倒下去’。”

禤甲军“飘起来”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自我陶醉,认为自己能力很强,是干大事、做大官的人;二是过度自信,认为自己头脑聪明、办法多,别人都不及他,办事情、做决策爱搞“一言堂”;三是拒绝学习,忽视政治锤炼、放松党性修养,三观日渐扭曲。

走上领导岗位后,禤甲军除了应付日常事务外,很大一部分时间是忙于应酬,吃喝玩乐,把学习、思考、修养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出现了严重问题。

谈及此,禤甲军深感惭愧:“我在八小时之外没有健康的爱好,下班之后就开始呼朋唤友,以前是喝酒、唱歌,如今是郊野自驾、扑克牌大战,经常搞到三更半夜,昏天黑地,导致斗志松懈,无心上班,更谈不上有干事业的激情。”就这样,禤甲军在灯红酒绿、醉生梦死中沉沦下去。

失去理想信念的禤甲军以权谋私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以前只敢拿些小红包、土特产,贵重些便是烟酒,到后面便贪口大开,开始伸手要钱。2006年,时任兴业县县长的禤甲军考虑到女儿上大学后需要更多的经济支持,便以借为名向老板要了8万元,这是他伸手向老板要的第一笔大钱,亦是其腐败堕落的转折点。

亲情观错位,把刚出狱的弟弟再次拉进牢笼

“家风坏,堕落始,腐败生”。这句话在禤甲军身上得到深刻体现。

禤甲军的父亲去世得早,母亲年迈。在大家庭中,禤甲军是最有影响力的人,但他却行不端、坐不正,没有起到家风建设的示范引领作用,反而毁掉了原本良好的家风家教。

逢年过节,禤甲军当着家人的面大肆收受礼品礼金,自己喜欢收藏古董电器,就让商人老板送到家里。禤甲军与老板们勾肩搭背,其家人也在不知不觉中受到影响,对于钱财物只管享受,不问来源。

2007年,时任陆川县委书记的禤甲军认识了老板朱某。朱某性情豪爽、出手大方。在朱某的吹捧恭维下,禤甲军愈发飘飘然,认为朱某“懂他”,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此后,禤甲军积极出面协调,为朱某在旧房拆迁、项目推进及其儿子的工作调动等方面提供帮助,对于朱某送的礼金礼品,禤甲军觉得自己付出了“劳动”,这些都是应得的。禤甲军家人也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一切。

禤甲军对其独生女极尽宠爱。为了给女儿买房,2009年6月,禤甲军收受朱某140余万元,以老板龚某的名义购买了一套南宁的房产。2013年其女儿结婚时,禤甲军直接领着女儿和龚某去车行,让龚某出资29万元,给女儿购买小汽车。

禤甲军底线失守不仅带坏了自己的家庭,也把其胞弟禤兵的家庭拉下水。禤兵原是北流市某单位职工,2001年因犯贪污罪和受贿罪被判入狱,2009年出狱。

禤甲军的家族观念极强,他因过去对弟弟关心不够心怀愧疚,于是把纵容、溺爱当成关爱,想方设法满足弟弟的需求。作为一名领导干部,他本应从禤兵贪污受贿案中吸取教训、警醒自己、教育家人,引导弟弟重新做人。但禤甲军觉得弟弟在狱中待了八年,与社会严重脱节,担心其受人欺负,便用权力来关照、弥补禤兵,甚至亲自出面协调一些老板给禤兵财物,以至于禤兵越陷越深,不可自拔。

2011年,禤甲军带着老板陈某到北流市参观禤兵的厂房,并提出禤兵扩大经营需要资金支持,让陈某当场表态出资20万元。2013年,应禤兵要求,陈某又给其50万元。在禤甲军的“支持”下,禤兵的“收入”越来越多。有一次,老板林某向禤甲军表态给禤兵20万元建新宅,禤甲军脸色一下子沉下来,林某见状,不得已又加了10万元。

禤甲军对于禤兵的“关爱”可谓无微不至。2017年,经禤甲军同意,老板翟某支付18万元购买一辆轿车送给禤兵的儿子。在日常生活中,禤甲军也对这个侄子诸多照顾,希望能更好地帮助弟弟一家。据办案人员介绍,禤甲军近四分之一的受贿款是与禤兵共同收受的。

“一人不廉,全家不圆”,禤甲军亲情观念错位,兄弟两人“赤膊上阵”敛财,共同跌入违法犯罪的深渊,终致双双入狱的结局。

对抗组织层层设防,让弟弟充当“挡箭牌”

禤甲军胆大妄为,不敬畏群众、不敬畏权力、不敬畏纪法,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但看到全面从严治党的高压态势,其内心是恐惧的。禤甲军惶惶不可终日,他层层设防,企图采用串供、伪造证据等手段瞒天过海,对抗组织审查。

为掩盖受贿事实,禤甲军苦下了一番功夫。2009年,禤甲军在收受朱某钱款后,借老板龚某的名义购买房产及车位,以此规避个人有关事项报告。此后,禤甲军又三次授意其妻黄某与龚某签订虚假房屋互换协议,企图瞒天过海。2016年底,陈某送给禤甲军两套房产。为应对日后组织审查,禤甲军与陈某串供,不办理过户手续,继续将房产登记在陈某名下,并让陈某出具房屋租金收条,制造禤甲军租赁其房屋居住的假象。

禤甲军自认为部署周密、手法隐蔽,逃避审查的“防火墙”坚不可摧,他说:“我一直觉得反腐与我无关,什么警示教育、廉政讲座、反腐展览等都是做给别人看的,腐败的人那么多,反腐就像隔墙抛砖,没有那么容易抛到自己的头上来”。

在侥幸自负心理驱动下,禤甲军贪腐花样百出,以借用他人名义投资入股经商办企业、虚假借款等方式收受巨额贿赂。他认为只要自己不收钱,让弟弟禤兵与有求于他的老板对接,就可以规避法律的制裁,便让禤兵充当“马前卒”“挡箭牌”。

即便在被组织函询后,禤甲军仍不醒悟。他继续转移赃物,与其弟“商定对策”。“我弟弟以前坐过牢,我觉得他面对这些讯问还是能守住的。”直至被留置,禤甲军还幻想禤兵能“扛得住”相关调查。

然而,在党纪国法面前,在办案人员的思想政治工作教育下,兄弟俩处心积虑筑起的层层防线很快就坍塌了。在被留置后,禤兵态度积极、主动交代问题。他忏悔道:“我是个坐过牢的人,本来我哥禤甲军有这种违纪违法行为时,我应该保持头脑清醒,阻止他的违纪违法行为,可我不但没有阻止,还参与其中,被利益迷惑,真是不应该。”随后,禤甲军也转变态度,如实坦白违纪违法问题。

“我作为一名有着34年党龄的老党员,没有坚定理想信念,不敬畏权力,不慎用权力,在违法乱纪后,仍掩耳盗铃、企图蒙骗组织,给整个家庭带来了沉重的灾难和痛苦。”禤甲军深刻忏悔。然而,他知道历史不能改写、人生不能重来。“贪廉一念间,荣辱两世界”,家风败坏、祸害自来,禤甲军严重违纪违法案亦告诫党员干部,要带头廉洁治家,从严管好家属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守好家风家教防线,筑牢拒腐防变堤坝

延伸阅读:对子女、兄弟姐妹“宠爱无度”,他们把全家拉下水

向力力:帮弟弟的生意出面打招呼

向力力,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曾任长沙市副市长、郴州市委书记、湖南省副省长等职务,2019年5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2020年6月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向力力从政后,父亲经常要求他为政清廉。然而,向力力却没能把父亲的叮嘱牢记在心。不仅如此,他还把经商的弟弟向明明牵连到了案件中。向明明1994年从乡镇干部岗位上辞职下海,开起了房地产公司,向力力时任长沙市西区区委书记。他也曾经谨慎自守,跟弟弟强调不许他涉足西区做生意。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向力力逐步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开始帮弟弟的生意出面打招呼。兄弟俩渐渐忘乎所以,越界愈来愈远。

当时,父亲看到他们一个经商、一个从政,心中担忧,反复叮嘱提醒。兄弟俩当时都没有真正听进去,反而有些不以为然,觉得时代不同了,父亲的观念已经不适用了。

2018年,向力力从副省长的位置转任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他感到这已经是仕途最后一站,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他收受的最大一笔贿赂就是发生在2018年下半年,利用职权打招呼帮助一名老板成功变更土地使用性质,老板通过他的弟弟送上3700万元巨额感谢费。

“这件事发生在2018年,十八大甚至十九大之后不收敛、不收手。他总共受贿6600多万,单笔受贿3700万,上演了最后的疯狂。”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工作人员介绍。

向力力的父亲留下了一世清名,遗憾的是,下一代却没能把上一辈的清正家风传承下去。这件事让向家兄弟追悔莫及。

张茂才:全家齐上阵,贪污父子兵

2019年初,山西兰花煤炭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晋文在接受审查调查时,交代了已经退休的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茂才及其儿子的涉案线索。

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张茂才立案审查调查。调查发现,张茂才利用职权和影响力,为多名老板、官员在煤炭资源配置、提拔晋升等方面提供帮助,并通过儿子和妻子收受巨额贿赂。

“张茂才的腐败问题,称得上‘全家齐上阵,贪污父子兵’。”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汤兆洋表示。

张茂才的大儿子叫张剑,二儿子叫张轩,两个儿子贪图享乐,生活方式异常奢侈。调查发现,张茂才并非从一开始就不注意约束自己和家人,而是随着职务的晋升和年龄的增长,对自己和家人越来越放纵,和家人联手敛财的行为愈演愈烈。

张茂才常年在外地任职,与妻儿聚少离多。逢年过节,上门拜年送礼的人接踵而至,也少不了给两个儿子压岁钱,特权思想逐渐在家人的脑海中扎根。由于在儿子成长过程中缺位,张茂才抱着愧疚心理,开始公权私用为儿子铺路。

山西是煤炭大省,十八大之前资源腐败现象十分突出,买官卖官频现,政治生态被严重污染。一些老板和领导干部主动接近张轩,投其所好为其提供物质享乐,拜托他向张茂才请托各种事项,张茂才也基本有求必应。在父亲的纵容下,张轩越来越胆大妄为,收钱才办事的名声流传在外,有时收了钱也不办事。

然而,对儿子的溺爱纵容,并没有换来和谐的家庭关系。大儿子认为父母偏心,也开始索取更多,二儿子则抗拒交流。两个儿子甚至相互攀比,都认为对方用父亲的权力赚钱多,自己吃了亏,家庭关系十分紧张。

2019年6月,张茂才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2020年6月24日,张茂才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百万元。

“我自己没把握住,把孩子们也都给耽误了,毁了我一生,把他们也毁了半生,给全家人造成很大的痛苦。”张茂才忏悔道。

对领导干部而言,重视家风建设,对亲属子女严管严教,不仅仅是道德要求,更是政治要求、纪律要求。党员干部不但要处理好公与私的关系,还要对家人做好公私分明的教育,廉洁齐家、严以治家,建设好家风,只有这样才是真正对家庭负责任。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