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闹谁有理”?!“现实版樊胜美”家属获赔16万

近日,“现实版樊胜美”一词冲上热搜第一。“樊胜美”原本是电视剧中的一个角色,在电视剧里,樊胜美是一家外资公司的资深 HR,生长在一个重男轻女的贫寒家庭,父母的不公让她耿耿于怀,工作后更屡屡被兄长拖累,赚来的钱全填了家里的无底洞。

96年出生的女孩洛洛在杭州工作三年,由于长期疑遭受家里的索取,心理压力很大。2019年十月洛洛意外去世。事后公司对家属补偿了6万元,但三天后其父母突然索赔41万,原因是要给弟弟买房子?公司与家属的调解会上,洛洛母亲化了全妆现身。面对女儿微博的控诉,洛洛父母却这么说>>

1月27日,女孩所在公司向九派新闻表示,事情已于2019年11月解决,公司总共给了其家属16万。

蒋欣饰演的“樊胜美”

1 月 24 日,《杭州和事佬》节目最新一期播出后,一位 24 岁女生的不幸遭遇和其原生家庭的冷漠令不少网友直呼,简直就是“现实版樊胜美”,而其父母在女儿意外遇难后要求公司赔偿 41 万,竟是为了给儿子买房攒首付的说辞,更是引发了网友的集体谴责。

女孩洛洛出生于 1996 年,2016 年 4 月来到杭州一家互联网公司任职,担任美工,由于工作能力强,每月工资有一万多,前不久,公司还交给她一个新项目,希望提拔她。

虽然收入不错,但女孩 2019 年时,还用着妈妈淘汰下来的 iphone6 手机,其父亲也从 2019 年年底开始不断向其伸手要钱,开口就是 1 万、2 万元,女孩就算储蓄只有 7000 元,她爸爸仍然要借 1 万。

认识洛洛三年半的好友称,从 2019 年年底开始,洛洛多次抱怨父母要钱给自己带来的压力,并透露自己从小被父母轻视,这些说法可以从她微博晒出的聊天截图中找到证据。

也是从这段时间开始,洛洛从乐观开朗的性格,变得抑郁,甚至产生了自杀倾向。2020 年 8-10 月,她有过两次自杀未遂的经历,而让她产生轻生念头的原因,其好友称 90% 都是来自家庭,还有 10%,是洛洛出事当晚与男友产生矛盾,情绪有点激动。

2020 年 10 月 17 日凌晨,钱塘江涨潮,洛洛与男友闹矛盾后去江边散步,不幸被江水卷走,事后,传出“跳江”的消息。但警方称,从监控判断,洛洛不属于自杀,属于意外。

在节目中,公司负责人张总透露,在洛洛出事后,其父母多次暗示公司赔钱,还提出让同事捐款,这一提议被公司拒绝。但出于人道主义,公司给了 6 万元抚恤金。

没想到才过 3 天,洛洛父母反悔了,又找上门来,要求公司再补 35 万,加上之前的 6 万,一共 41 万,他们要拿这笔钱去给儿子,也就是洛洛弟弟买房子付首付。

公司负责人透露,其实公司为洛洛在内的员工都购买了保险,防止他们上下班上出现意外,这是一份雇主责任险,公司本来答应,将这部分保险公司赔给公司的钱也捐给洛洛父母,但对方还是不依不饶。

张总还晒出了洛洛爸爸发来的一条短信:

“张总你这边不出来好好谈,我会一直在杭州,每天去你公司,反正女儿都没了,我俩夫妻死也死在你单位里,说到做到,对我来说活着反正也没有意义了。”

可当得知洛洛父母对其的“压榨”和看到洛洛的微博控诉后,公司负责人有种被“骗”的感觉,于是他向相关部门和节目组寻求帮助,希望能曝光洛洛父母的行为,引发社会的关注,也希望能快点解决这个事情,因为对方继续闹下去会影响公司正常运作。

可看到了洛洛微博的张总已经“清醒”,他坚持:“这个女孩太可怜了,我再赔,我都感觉我对不起她。”

调解会上,女孩的妈妈化了个全妆现身。

面对女儿微博的控诉,洛洛父母坚称自己对女儿心理状态并不知情,家人关系一直很和睦,不知道女儿具体工作,也不知道女儿单位在哪儿,只知道女儿每个月赚一万多元,还是全公司工资最高的,并强调是“工作压力大导致女儿情绪波动”。

结果公司调出了洛洛出事前三个月的考勤表,显示其 7 月份 0 小时加班、8 月份 2 小时、9 月份 7 小时,强度并未超过《劳动法》的规定。

洛洛爸爸为了说明自己对洛洛的培养,称“从 3 岁就让她独立”,幼儿园、小学都是让她自己去上学。

看到女儿微博和聊天记录,其父母还是矢口否认家庭给女孩带来过压力。

但在洛洛妈妈和洛洛弟弟的聊天记录中可以明显看到,她妈妈对女儿此前自杀的情况是知情的。

讽刺的是,在陈述需要赔偿的理由是,洛洛父母仍然句句不离钱,一直在强调培养一个女儿到 24 岁花了很多钱,女儿三年在公司也创造了很多价值。

在得知自己一方走司法途径也处于不利局势后,洛洛家属商量后还是坚持要求公司除开之前补偿的 6 万,再赔 25 万。

最后双方未达成调解,可能走向司法程序。

视频播出后,谴责洛洛父母的声音成了主流,网友们纷纷为女孩感到不值。

评论区还出现“翻车”迹象,不少人质疑民警和调解员的立场有问题,只求息事宁人成了“和稀泥”。

对此,1 月 25 日,《和事佬》官方号出面回应称,节目组是应洛洛生前所在公司的要求,希望尽快解决纠纷而进行调解,闹下去只会影响公司运作,最终达成协议肯定是建立在双方当事人都同意的条件下。

昨晚,微博上一位疑似洛洛朋友的微博账号发布微博称:“让逝者安息 。。。 ”

“现实版樊胜美”冲上热搜,人们在愤怒什么?

这件事之所以备受关注,在于节目以及洛洛生前微博中透露出的疑似父母对洛洛的索取,也在于洛洛父母对公司的索赔,还在于栏目调解过程中表现出的一味求“和”。

如一些网友指出,调解现场可以看到,洛洛母亲化着精致的妆容,洛洛父亲以女儿说自己很忙加班、聊天聊得很少为理,言语间透露了一些漫不经心。从节目看,他们不够关心洛洛生前的身心状况,也不太清楚她在社交媒体上透露过自杀倾向,似乎钱就可以抹去他们的悲伤。

面对洛洛公司老总“要钱给儿子买房”“知道女儿想自杀,为何不带她回去”的质问,以及洛洛朋友举例“她可能只有七千块,她爸爸问她要一万块,她只有七千,她爸爸就说都给我吧”等陈述,家人们没有直接回应,更偏重于洛洛的工作压力,要求公司按照工资标准给予一定比例的“赔偿”。

一个年轻生命意外离世,本是个悲剧,却在节目中成为了交战的筹码,家人的聚焦点,更多是公司赔偿金额的多少,这未免让观者心寒。

其实,洛洛之死距今已经一年多,赔偿问题很久没达成一致。调解现场,栏目组、公司、警方曾多次提及洛洛父母到公司闹,最终不得已以节目调解的方式解决问题。这看似解决了矛盾,洛洛父母不闹了,公司也可以正常工作了,但表面的和谐之下,却暗流涌动。就像公司老总在接受调解期间说,“我现在很不和谐”。

这种不和谐,也已经转移到网友身上。27日早上,“现实版樊胜美”的话题热搜第一,目前阅读量超9亿,不少人纷纷表达愤怒。这种愤怒,一是来源于女孩疑似承受的“樊胜美式”的压力,二是其父母亲人在索赔过程中表现出的、对女儿生命的某种不在意。这样的愤怒也转移到了节目本身,作为化解矛盾的一个途径,调解节目花了不少心思,费了很大精力,进行着艰难的调解,但最后的结果在观众看来似乎却是“无辜者退让、贪婪者向前”。

根据各方对前因后果的交代,洛洛是在非工作时间意外去世,从法律上看公司无需承担责任。企业本着道义给予6万元慰问金,这是对生命的怜惜,也是对不幸家庭的同情。而从节目看,其父母却以索取回应善心,以金钱“定价”生命,或许就像洛洛曾发表在微博的一句话,“我倒宁愿花钱买断亲情,从此两不相欠”。在这样的背景下,调解一味求“和”,反而可能会本末倒置,失去基本的价值判断,这也是不少人将怒气反诸节目的原因。

一段时间以来,“谁能闹谁有理”“谁受伤谁有理”等现象不时出现。在情理说不通的时候,就该让法律的归法律,以“摆平”为导向的调解不仅是对公义者的不公平,还会助长嚣张、滋生“碰瓷”,更违背了化解矛盾也应与普法相结合的初衷。

(原标题:“现实版樊胜美”上热搜!这对父母全国出名了)

来源:北晚新视觉、杭州交通、918 红星新闻

随机文章